宁夏吴忠市佣傺蕉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- www.f7s5.cn

不想给孩子添麻烦

2020-01-27 03:48

“不想给孩子添麻烦。他们都有工作,又要带孩子。”张香岚说,“德国老年人一直有这种同居互助的模式,大家相互照顾养老。我国现在也已经有了‘抱团养老’的案例。‘抱团养老’是我理想中的晚年生活。”

据媒体报道,“协议书对卫生绿化、不打听个人隐私、房屋租金、伙食费、值日等方面做了规定,一共11条,所有参与‘抱团养老’的人都有签字”。

前不久,有媒体报道了我国首个“抱团养老”案例:浙江省杭州市13位老人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近半年。

近年来,随着养老金制度的不断完善,老年人的经济水平不断提高,对于精神、服务等方面的需求日益增多。然而,一方面是家庭子女忙于工作顾不过来;另一方面,一些养老机构虽然专业性强但缺乏家庭式的情感关怀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互为老同事、老同学、老朋友或同住一个村庄、社区,或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老人,自发“抱团”生活,他们互帮互助、和睦相处。这种被称为“抱团养老”的新养老模式让不少老人产生了期待。

“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抱团养老真的很好,跟孩子住在一起很多时候都不方便。”今年61岁的张香岚(化名)告诉记者,她也有参加“抱团养老”的想法,并且一直在找机会实现。

“抱团养老”作为民间自发的一种养老方式,凸显了老年人对集体互助养老方式的期望和对精神慰藉的需求。老人对“抱团养老”怀有怎样的期待,又存在哪些顾虑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“老年人退休生活普遍比较枯燥,老两口单独住也会觉得孤单寂寞。‘抱团养老’,往往是有共同兴趣爱好的老人居住在一起,大家没事儿可以聊聊天,下下象棋,生活乐趣会增多不少。”张作营说,“老年人也需要社交,也需要有一些谈心的人。”

“都是老人,万一出事了,风险太大。比如,万一闹矛盾吵架,有老人心脏病发作造成不良后果,这事儿怎么办?”李志华说,政府有关部门需要对“抱团养老”做好管理和服务工作。

除了张作营,其他老人也向记者表达了愿意尝试“抱团养老”这种新兴养老方式。

目前,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,养老问题受到社会各方面高度关注。

“另外,‘抱团养老’也可以分担生活费用,降低人均生活成本。”张作营补充说,“老年人单独生活,一日三餐既耗费时间和精力,也往往会有剩菜剩饭,浪费了不少粮食。多人一起生活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这些问题。”

“感觉问题慢慢就会出现,没有明确的法律责任,最后有可能不欢而散,‘抱团养老’协议书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检验。相见好,同住难。”李志华认为,最好还是找相关律师咨询一下,签个合同靠谱。

对于“抱团养老”协议书,刚刚从北京市一家国企退休的李志华(化名)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养老院里的人彼此之间没有经济关系,又都与养老院有经济关系,看似自愿的组合其实有强制的意味,关系疏远,矛盾也就少了;而‘抱团养老’的形式看似彼此关系紧密,实际维持起来是有难度的,老人之间有时候也有些小肚鸡肠。”李健斌说。

在首个“抱团养老”成功案例中,一条被认为比较成功的经验是老人签订了《结伴养老协议书》。

张香岚家住北京市朝阳区,老伴在多年前去世,她现在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。